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蝴蝶媒》第七回 拂权臣竟遭枉祸 嘱佳婿同上长安  

2016-12-26 10:27:06|  分类: 冷藏书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七回 拂权臣竟遭枉祸 嘱佳婿同上长安

词曰:

说到人情剑欲鸣,偶因却聘恼权臣。重来底事非非想,怨粉愁香静掩门。无别计,急登程,明珠金钏语谆谆。长安有路须同往,看取奇谋为脱身。

右调《鹧鸪天》

话说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,当日起身,行了四日,才到钱塘江口,一齐渡江,各自归家料理。光阴迅速,忙忙就过了两个来月,他三家的六礼都备得整齐。蒋青岩亲自到张澄江和顾跃仙两家来,定起身的日期,三人同议定七月初三日,一同起程。到了初二日,三家都将行李收拾停当,各家派了几房家人,仆婢相随。初三日早饭后,一同到银杏树前,渡江前去。不数日,早到苎萝山下了,三家共寻了一所大家庄院,歇住行李、家属。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见天气尚早,便商量着一个老成院子先去报知华刺史,观其动静。商量已定,当下唤了一个老成院子来,分咐道:“你可到华老爷宅中去,禀道三家的相公俱已到了,先着小人来禀知,讨了回话,即来覆我。”蒋青岩又恐那院子不认得这山路,着伴云同去,伴云领命,同那院子忙忙走到华宅门首,只见门上悄无人影。院子和伴云打门甚久,里边才走出一个院子来,开了门,认得伴云,忙问道:“你几时来的?”伴云和那院子答道:“我家相公和张相公、顾相公同来完婚,今日才到,住在山下,先差我两人来禀知你老爷。”华家的院子道:“二位还不知我家老爷被祸么?”伴云和院子惊问道:“被甚么祸事?”华家院子道:“只因向日杨越公家来求亲,我家老爷不曾允他,他怀恨在心,平白地上一本,说我家老爷是前朝的废绅,躲居深山,谋为不轨,半月前奉旨将我家老爷扭解进京去了,将来不知可能保全性命哩。婚姻之事,还说不起。”伴云和那院子大惊道:“怎生有这等变异的事,我们相公岂不空来了?借重你进去禀知夫人,讨个回信吧。”华家院子道:“我家夫人因见老爷年高路远,放心不下,也同去了,只有三位小姐在家,留下韩香陪伴,门户封锁,开闭有时。”伴云和那院子闻言,沈吟半晌,只得告别,一齐回到下处,将华家这一节事,细细述与蒋青岩、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知道。他三人听了,惊得目瞪口呆,半晌无语。蒋青岩向张、顾二人说道:“奇哉,奇哉!那自观和尚的诗,又应验了,此事怎生是好?我们三人须索要替他出一臂之力,他年老无子,将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慨然许我三人,知我三人非碌碌辈,可以娱他夫妇之老。于今他既遭此祸,我们若不作个计策救他,不但半子之道有愧,并知遇之德全忘矣。”张澄江和顾跃仙齐声道:“兄长之言,讲得最是,倘有可以用力之处,我们三人自当同心合意前去,但恨一时没个计较。”三人沉吟半晌。张澄江道:“我想岳父岳母进京时,料我三人必来完婚,定有甚语言说在家中,明日须差一人前去,问个明白,再作商量。”顾跃仙道:“此言有理,但闻他宅内不容男人出入,若差院子去,终是无用,须着一个停当的家人媳妇,直入他内宅,一则去看看三位小姐,二则讨个下落,倘岳父岳母有甚说话,三位小姐定知。”蒋青岩道:“有理,有理。小弟有个奶娘在此,此妇极其精细停当,兼且华家人多半都认得他,待小弟去分咐他,即刻前去。”蒋青岩随即起身,到后面庄房边,唤过那奶娘到眼前。那奶娘姓方,年纪有五十来岁,果然生得精细。蒋青岩细细分咐他一遍,叫他即刻换了簪珥衣服,前往华宅去问候,又悄悄说道:“你见他家大小姐之时,要悄悄说道:‘大官人多多拜上小姐,因人眼众多,不便写书,叫小姐宽心等待,老爷在京,吉人自有天相,料无甚事,小姐莫要忧坏了身体。’不可忘了。”那方奶娘牢记在心,忙去换了一身新衣,蒋青岩着伴云领了他,前去不提。

却说那华家的三位小姐,自父母入京之后,终日提心挈胆,虑着京中,不知怎生发落,废寝忘餐,朝啼暮哭,一个个花容瘦损,昏昏眠睡。间或起来坐坐,又未免对景伤情,还亏韩香在旁劝解。这日三位小姐闻得外面传说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都到了,都不觉长叹。忽然又听得一个丫头进来说道:“中门外传说蒋家差了一个奶娘在外,要进来问候三位小姐,要取钥匙开门。”柔玉小姐闻言,踌躇了一会,方才取出钥匙,递与一个管事的家人媳妇道:“你将这钥匙去开了门,放那奶娘进来,倘有甚书童、院子,不得放入。”那家人媳妇领命前来,将中门开了,见了那奶娘,说道:“原来是方奶娘,多年不见了。”一面说,一面锁上中门,竟领这方奶娘到柔玉小姐房中来。此时柔玉小姐因父母入京,园中不便,却移在华夫人房内同韩香安歇。见方奶娘到了,柔玉小姐含悲忍泪,起身迎住,低声说道:“劳你远来,请坐看茶。”绛雪闻言,忙去捧茶,韩香走来相陪。方奶娘看着柔玉小姐,泽如捧心西子、出塞明妃,容光憔悴,精神凄楚。方奶娘不好便开口说,就提起他心上的苦来,直待茶罢,方才从从容容说道:“我家官人和张家、顾家两位官人,不知姑老爷遭此风波,有事来迟,特着老身前来问候三位小姐,兼问姑老爷、姑奶奶临行可有甚话,留在小姐口中,分咐老身问个明白,以便替姑老爷作个计较。”柔玉小姐闻言,不觉哽哽咽咽,说道:“我家老爷,不幸生我姊妹三人,致有此大祸,临行时止说道:他无子侄可托,你家官人们来时,若念亲情,肯同到京中一会,好歹共作个商量;倘不肯去时,请各自回家,静听消息,别无甚话。你回去可对你官人们说,我老爷当初将我姊妹许他三人,虽为免祸,实是怜才,万一不能替我老爷出力,异日有个山高水低,我姊妹三人,那时惟有一死,以报亲恩,你官人们年少才高,将来前程远大,佳配甚多,料不似我姊妹们这般薄命。”柔玉小姐说到其间,将衫袖揾着脸儿,呜呜痛哭,韩香也哭将起来。连那方奶娘也着实凄惨,让柔玉小姐哭罢,欲将蒋青岩叫他致意的一节话与柔玉小姐说,又碍着韩香在前,欲说又止。柔玉小姐会意,低低说道:“这韩姐是我心腹之人,有话但说无妨。”方奶娘方才说出。小姐听罢,长叹一声,道:“你可回去替我悄悄拜上你官人,道你官人比张官人和顾官人不同,须要尽心竭力,才是豪杰。”说罢,向妆盒中取出金钏一双,明珠十颗,将一方汗巾儿包了,悄悄付与方奶娘,说道:“内有金钏明珠二事,烦你送与你官人,叫他将此二物变些路费,急急进京,至嘱,至嘱。”方奶娘接了,暗暗收入身边,再去见掌珠、步莲二位小姐,那二位小姐的言语,也与柔玉小姐的一样。此时天色已晚,方奶娘起身告辞,韩香及众家人媳妇都道:“天气晚了,山路多虎,明日回去吧。”方奶娘不得已,只得住下。这夜柔玉小姐在枕上,听得秋风铁马之声,愈增悲苦,因口占一词道:

风波恶,秋声碎碎秋云薄。秋云薄,双亲去后,寸肠如割。佳期不遂今时约,梧桐铁马魂萧索。魂萧索,孤灯双泪,把人耽搁。

右调《忆秦娥》

次日,方奶娘绝早回来,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一齐来问消息,方奶娘将柔玉小姐的话说了一遍,道:“三位小姐,都是一般说话。”蒋青岩等三人听得,都十分感叹道:“三位小姐不但才色过人,且知孝道,可敬,可敬!既然岳父要我们入京商议,我三人义不容辞,况三位小姐的说话又这等激烈,我们虽蹈汤赴火,亦难回避。”三人商议已定,次日着人去回覆三位小姐,道他三人即刻入京,叫他三位宽心。那三位小姐闻言,都着实欢喜,写了一封平安家信,寄与父母。那方奶娘拿着柔玉小姐的明珠、金钏,直到众人少散,方才悄悄递与蒋青岩,又把小姐致意的言语详详说了。蒋青岩接过珠、钏到手。暗暗拆开,仔细观看,想道:这两件东西,料是小姐亲用之物,俺蒋生虽贫,也断不可废了,留待身边时时把玩,只当见俺那小姐一般;想小姐的本意,也未必不然。因成绝句二首,就题在汗巾之上。诗道:

忽地风波欲断魂,重来含泪掩朱门。

黄金宝钏遥相赠,把玩依稀玉腕痕。

十颗明珠着意长,开缄犹作鬓云香。

今宵枕上权同梦,留取他时助晓妆。

蒋青岩写罢,仍旧将汗巾儿包了,藏在身边,当日同张澄江、顾跃仙一同收拾行李起身,转到家中。张澄江和顾跃仙两人,各去禀知母亲,同了蒋青岩,星夜望京中进发。

行了一月,方才到京,三家主仆先将行李安在一个洁净饭店中,然后到四处找问华刺史的下处,闻知华刺史到京,尚未审结,权发入羁候所听候,华夫人就寓在羁候所左边。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闻言,连忙就寻到华夫人寓所来。华夫人见他三人到了,放声痛哭道:“三位贤婿来得极好,你丈人时时相望,只恐三位未必肯来,于今足见高情,只不知你丈人这祸事,后来怎生发落。三位贤婿可速到所中去相会,同他商议一个全生之计。”蒋青岩等三人闻言,不及细说寒温,便唤了华家一个院子引道前来,华刺史见这三个女婿到了,悲喜交集,说道:“我华某只因不曾死得国难,上天见怒,故有今日之祸,料难逃避,专望三位贤婿来此一决。”蒋青岩和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齐声道:“岳父平生忠孝,自有天相。今日之事,不过是那权臣怀恨而起,又无一丝反形态迹,料不足忧。小婿们此来,倘有可图,定当齐心竭力,以报岳父知遇之恩。”华刺史忙忙摇手道:“禁声,恐外边耳目众多,闻知不便。”因扯他三人近身,附耳低言道:“老夫带得金珠古玩颇多,贤婿们可悄悄去访觅,趁此未审之时,倘有门路可通,听凭三位贤婿主张。”顾跃仙道:“小婿有一个年伯姓臧,闻他现做冢宰,小婿一向鄙薄其人,今不得已,待小婿明日去候他,探他与那杨素交情如何,再作计议。”蒋青岩又取出三位小姐的平安信,送与华刺史看了,仍带回与华夫人观看。当下他三人一齐别了华刺史,转到华夫人下处,回覆过了,吃了酒饭,同回饭店,当夜不提。

次日,顾跃仙写了一个“年侄”的名帖,又开了一个极厚的礼单,带两个院子相随,坐了轿,前往那冢宰衙门前来。行不半晌,早已到了,只见那冢宰门首,好生热闹,怎见得,有词为证:

滚滚乌纱满道,纷纷紫袖排衙。六卿之长势谁加,职掌周官最大。有贿贪奸高擢,无钱清正胡拿?陈隋两代脸儿花,不畏千秋唾骂。

右调《西江月》

顾跃仙见那门首官僚雍塞,只得分付且将轿子歇在一边,待其稍散再去投帖。候了半日,直到傍午,那些官僚才略略散去。顾家的院子拿了名帖,带了一个传帖的赏封,到门上来投递,那把门的官,半晌不睬。这院子将那封儿递与他,再三相烦他,然后才去传禀。又等了半晌,只一个听事官儿出来回道:“老爷说近日公令森严,不比前朝,一切年家世好,都能相谅,着小官出来,多多拜上,原帖不收。”顾跃仙闻言,长叹道:“世事至此,令人发指,这老畜生,他只道他位尊势大,吞不知愧,不知将来地狱中何处着他哩。幸得我顾跃仙不是来做秋客,若是来做秋客的,岂不做了失路之人!”忙忙坐轿回寓。蒋青岩和张澄江忙来相问,听得恁般说话,两人都齐声唾骂,只得去回覆了华刺史,再作道理。

又过了两三日,蒋青岩等三人坐在寓中,千恩万想,没个计较。张澄江偶到门前门望,只见远远一乘轿子,后面跟着三四个小厮,走近前来。张澄江细看那轿内坐的,却是一个鬼眼愁眉、白须短项的老头儿,坐着轿子,竟进隔壁三四家一个大曹门里去了。张澄江问店主人道:“宝店隔壁那个大曹门,是个甚么样人家?”那店主人道:“说起他的门弟来,到也好笑,只是他一时的造化到了,遇着贵人看顾,十分炫耀。”张澄江道:“他是个甚么人,遇着那个贵人看顾?”店主人道:“张相公你道他是个甚样的人,他本是一个老风鉴,姓李,道号半仙。他少年时曾许杨越公老爷位极人臣,于今果如其言,因此越公老爷信他如神,请他到俺京中买这所房子,与他居住。这京中大小事,凡有越公老爷案下的,有他去说了,便依行了,便是他也肯替人方便,人都感激他。那越公一刻也离他不得,他每日早去晚归,赚的银钱也看得过哩。只是无妻无子,自已受用。”张澄江闻言,口中不语,心下想道:“此人既是杨素的心腹,我们何不将岳翁的事托他,或者是个机缘,也未可知。”故意又和店主人说了几句闲话,然后走将进去,将这一节事和蒋青岩、顾跃仙商议。顾跃仙道:“既然有这个好门路,何不竟去拜那个相士,与他当面商议?”蒋青岩道:“此事不是轻向人说的,且去请那店主人进来,待小弟再细细问他一问,自有处治。”当下着伴云去请了那店主人到房中,大家起身请他坐下,蒋青岩问道:“老丈,适闻向张舍亲说的那李半仙,老丈平素可与他相认么?”店主人答道:“不敢相瞒,在下年来极承他照看,凡是到小店中来的客人,有甚事求他,都是在下去讲,到常时赚他几两银子用用。”蒋青岩闻之,便扯了那店主人的手,低着声音,将华刺史这节事的始末,细细向店主人说了一遍,又道:“那华老爷无子,只生三位小姐,十年前便许了我们三人,那杨越公不知,只道是华老假辞推托,故此下手。奈华老爷当年为官清正,宦囊萧索,无力谋为。于今我们三人各替他设法些须,寻个省便的门路救他,以见我们半子之情。既然这李半仙是老杨的腹心,敢烦老丈,晚间无事到他那里,将此情与他说知,探他口气如何,可肯担当做否?”店主人道:“此事不难,待在下少迟就去,晚间便有的信奉复。”说罢起身,蒋青岩等三人齐齐送他出房,转到房中,着院子去买了些酒肴,三人同饮,候李半仙的回话。直到上灯后,那店主人方才走来,向他三人说道:“在下适才见过李半仙,他道令岳华老爷这节事,他细细晓得,他道三位相公若真个要救令岳之时,先送他三千两银子,他有句话儿对三位相公说了,事体便妥。若三位相公得便,今夜便同在下去会他一会,当面讲讲,如何?恐他明早又进越公府中去了。”蒋青岩道:“这也有理,只恐夜晚不是拜客之时。”店主人道:“他与人说话议事,都是晚间,这有何妨!三位相公可速穿了衣服同去。”蒋青岩、张澄江、顾跃仙三人果然一齐整了衣巾,着院子带了三个“侍教生”的帖子,竟来拜那李半仙。不知李半仙怎生计较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